上一版  下一版   
日期:
“996工作制”:奋斗精神VS透支健康
时间:2019-05-15   
  浏览量:3次


□本报记者 吴钦景 张永莉

  “工作996生病ICU”,本是程序员之间的一种自嘲,最近却成为引爆“996”话题的“导火索”,起因是一名程序员建立了一家名为“996.ICU”的网站,吐槽互联网行业流行的“996工作制”。
  互联网公司的“996工作制”以及加班制度,早已不是秘密。近日,有关“996工作制”的话题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,关于“996”的讨论持续发酵。这场最初由程序员发起的抵制加班活动,正蔓延到其他行业,演变成全民话题。
  “996工作制”指的是工作日早9点上班,晚上9点下班,中午和晚上休息1小时(或不到),总计10小时以上,并且一周工作6天的工作模式。
  山东职场现状如何?各方对“996工作制”有什么看法?

互联网行业是“重灾区”
  据齐鲁人才网调查,山东超6成企业意向实行“996工作制”,7成白领表示接受,但加班费是决定因素。
  这份面向全省5万名职场白领及1万家用人单位的调查显示,从当前山东企业对于员工“996工作制”态度占比来看,绝大多数企业希望员工接受。其中27.83%的企业希望员工自愿进行;35.12%的企业表示在实行“996”后会给予员工一定的补贴;另有18.21%的企业表示不提倡也不反对;13.16%的企业已强制员工进行“996”;仅有5.68%的企业表示会坚决抵制。
  按所属行业来看,当前意向实行“996”的企业,互联网、电子商务行业可谓一家独大,占比高达34.4%;建筑、建材、工程行业位列第二,占比为11.2%;医疗、卫生、贸易、进出口行业占比也相对较高,分别为8.6%和7.3%。
  《劳动法》明确规定:“国家实行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8小时、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44小时的工时制度。”对于加班时间,法律规定:用人单位由于生产经营需要,经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后可以延长工作时间,一般每日不得超过1小时;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长工作时间的,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条件下,延长工作时间每日不得超过3小时,但是每月不得超过36小时。
  省政协委员、山东法策律师事务所主任张法水表示,“对于‘996工作制’,可以从两个角度来看,一是法律上讲劳动者可以依据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拒绝接受,也可以在接受的情况下依据法律主张加班费等权益;二是职场作为一个充分竞争的领域,也是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,市场法则在这里有深刻的体现,实行‘996工作制’的企业和领域也必须是高薪的地方,否则劳动者完全可以选择非‘996’的工作单位和岗位。”他认为,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,不宜将“996工作制”定义为剥削,更多地应将其看成是“多劳多得”的原则适用。

为山东职场人点赞
  调查显示,目前我省白领超九成需要加班,42.8%的白领表示每日加班时长在2小时以内;25.7%的白领表示每日加班时长在2-3小时;加班时间在3-4小时、4-5小时、5小时以上人数占比为15.6%、4.2%和2.8%;当前仅有8.9%的白领表示不需要加班。
  就加班岗位排行榜来看,软件工程师也就是我们常说的“程序猿”成为当前山东职场加班时间最长的岗位,平均加班时长为6.5小时。除此之外,新媒体运营、医生、销售代表、文案策划加班时间也相对较长,均在5小时以上。
  面对“996工作制”,山东白领是否能够接受?调查显示,29.6%的白领表示如果公司实行“996工作制”会立刻辞职;48.7%的白领表示如果补贴合理,可以接受;也有16.1%的白领表示会抵制,但最终接受;除此之外有5.6%的白领表示没有问题会完全接受。总体来看山东职场人对于“996工作制”并不抵制,7成白领表示可以接受。
  省政协委员、山东省企业文化学会常务副会长朱文秋表示,互联网时代,随着市场经济不断发展,商业模式不断变化,众多企业更看重时效、价值与利益,从劳动法和保障职工合法权益出发,“996”与之相违背,不提倡这种做法。但从市场经济、市场环境、市场规律和市场竞争的角度分析,新时代下,新型用工群体正在改变,新型职工的思维模式、生活方式、工作态度等由忠诚发展为善变,机械发展为创新,劳动模式由劳动密集型向劳动科技型,劳动体力型向劳动智力型转变,造成了企业相互追赶超跨的发展模式,甚至有企业将“996”模式作为企业文化与制度体现出来,违背了以人为本的发展理念,建议将职工劳动与带薪休假、报酬相结合,将职工培养与企业成长相结合,通过有效嫁接与转化实现企业健康发展。

加班费成决定性因素
  通过对比当前山东省16市职场平均薪酬,当企业实行“996工作制”后,如按照劳动法规定支付加班费,加班费金额将远高于当前市场化平均薪酬,两者比值在1.3左右。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白领与企业间的矛盾,毕竟白领希望通过加班获取更高的收入,而企业则更希望员工无偿提供额外劳动。
  立场不同,看法自然不一样,态度也就有了差异。在马云看来,人年轻的时候不“996”,还有什么时候可以“996”?他说:“你不付出超越别人的努力和时间,怎么能够实现想要的成功?我不要说‘996’,到今天为止,我肯定是12x12以上。”
  在“996.ICU”上的“996”公司黑名单,包括华为、阿里、蚂蚁金服、京东、苏宁、字节跳动、腾讯、小米等国内大型互联网公司,同时,也有大疆、依图科技、VIPkid、有赞、途家网等创业公司。
  省政协委员、省创新管理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孙录宝表示,关于“996工作制”,需要从职员和单位负责人两个不同的角度分析。对于单位负责人来说,工作制度还是要按照国家规定执行为好。建议根据本单位实际情况,多为员工个人着想,改善员工办公条件,专门提供工间休息和减压场所。同时出台有效措施,提高员工工作能动性,在单位时间内产出更大价值。建议单位是“996工作制”的员工,平常加强体育锻炼,学会自我调节、减轻压力。“任何一个单位的工作人员,尤其是中青年人,如果能认识到组织和个人要出成果、有成就、有建树,都离不开勤奋努力,即习近平总书记说的‘一勤天下无难事’,认识到经常加班加点虽然辛苦但对组织发展和个人成长意义重大,工作就有了内生动力,有利于创造性地开展工作和建立精诚合作。”